盛通彩票|國產性教育遊戲:玩遊戲的同時 學習“硬核”性科普

  中學生的性教育遊戲

  這個17歲的高中男生在出發時發現安全套還沒買。

  地鐵站旁剛好有傢便利店。他有點渴,先從飲料櫃裡挑瞭瓶葡萄汁,然後遛達到收銀臺。他沒敢細看,隨手從花花綠綠的架子上抓瞭盒安全套,和葡萄汁一起拍在櫃臺上等待結賬。他的目光望向別處,不想和收銀員對視,更不想和那個盒子對視。

  “天啊,趕緊結賬吧。”他有點緊張。

  這是翁安志第一次購買安全套。

  那盒安全套隨後作為道具出現在一段制作談不上精良的真人電影裡,成為一款電子遊戲的組成部分。

  這款名為《自我性賴》的免費遊戲,於2019年2月7日在全球最大的綜合性數字發行平臺Steam上線,成為當月新遊戲排行榜的冠軍。上線第一周就有超過8.6萬名用戶下載試玩,好評率達87%。不少玩傢形容“笑瘋瞭”“笑到頭掉”。

  迄今最熱門的一條玩傢點評是這麼寫的:“我痛恨這個遊戲沒有‘退出’按鈕,結果被我媽當場抓獲。”

  遊戲最初的確忘瞭設置“退出”鍵,其他被“吐槽”的方面還包括劇情銜接生硬和程序閃退、卡頓等問題。

  當然,那些聞“性”而來、對軟色情抱有期待的玩傢要失望瞭:這款遊戲“無實質的色情內容”,鏡頭下的人們全程穿衣服。

  “我們承諾應該會每個月更新一集。”主創團隊在遊戲簡介裡對玩傢們申明,“畢竟我們學業壓力也蠻大的。”

  遊戲迄今更新瞭三集,第三集的發佈時間比原計劃晚瞭一周,因為主創們忙著去參加期中考試瞭。

  畢竟,他們還隻是上海市一所中學國際部的7名高二學生。

  他們“出色的不精湛演技”賦予瞭遊戲極強的喜劇靈魂

  這些在遊戲裡科普“安全套使用”的男生女生,自己也是第一次和安全套見面。

  “你要不要戴一下避孕套啊?”女生趙雪倫——她同時是主創團隊領袖——的這句臺詞因為太羞於說出口,拍瞭四五遍才過。“很多尷尬鏡頭都要NG很多次,才能拍完。”她說。

  遊戲開頭一幕,設定的是一對學生情侶正在男孩傢裡打電子遊戲,玩著玩著“一不小心”就到瞭半夜。

  為瞭說服女友留宿,男孩開始瞭層層遞進:天太黑,地鐵停運,順風車不安全……當女孩流露出“那也沒別的辦法啊”的神情後,男孩放出瞭“終極連環大招”:先送個意味深長的眼波和“嗯哼”,再提出建議“今天我爸媽都不在傢,我的床還蠻大的,要不你就跟我待一晚上,反正也不會發生什麼……”最後還要嘿嘿一笑。

  就在此時,劇情戛然而止。

  屏幕彈出第一個對話框:“要不要留宿?”

  如果選擇“不留宿,回傢”,玩傢會獲得“絕世高手”稱號,遊戲也就到此結束。

  不過,即使知道“正確答案”是什麼,很少有玩傢會這樣選。

  “留宿”。

  下一幕就是穿著豹紋睡衣的男生洗澡歸來,向女友尋求“愛的抱抱”……

  劇情進展極快。

  在女友提出“戴避孕套”時,男生拒絕:“不要瞭啊,我手邊沒有,再說戴那個你我都沒什麼感覺。”

  實際上,“一夜激情”的鏡頭隻是男生俯身撐在攝影師上方,變換角度親吻攝像機而拍成的特寫。這個由2名男生與5名女生組成的團隊,幾乎包辦瞭從編劇、導演、攝像、演員、開發、推廣到調研、翻譯(遊戲英文版需要)的所有工作。

  考慮到受眾是未成年人,鏡頭下紅酒杯裡搖曳的液體,其實是葡萄汁。準備道具時,他們以為在藥店買驗孕棒需要什麼證明,為瞭避免尷尬,“繞道”去瞭網絡商城。拍攝地點或是直接定在瞭隊員的傢,或是網上預訂的民宿。因為場地所限,有關“醫院”的劇情是在廚房拍的。

  他們還請女同學來當化妝師。為瞭保證畫面更美,現場有人舉著柔光傘負責打光。

  遊戲中還包含著諸多“玩梗”片段。

  當女主向傢人坦白自己懷孕時,客廳的電視正播放著《回傢的誘惑》。“你好遜哦”“我超勇的”“不要啦”等臺詞更是致敬瞭臺灣的教育片《早知道男生也會被性侵》。

  “無論男女都會受到性侵害,無論是未成年人還是成年人,性教育都非常缺失,人們對性的歪曲與誤解遠遠超過瞭知識本身,所以我們將主題定在瞭性教育。”趙雪倫在接受采訪時說。

  他們“出色的不精湛演技”反而賦予瞭遊戲極強的喜劇靈魂。

  “高中生發現自己意外懷孕後怎麼能笑?還笑得那麼開心?”女主演技“炸裂”的經典鏡頭被人截圖做成表情包,有用戶表示:“我怎麼就稀裡糊塗地在一路爆笑中打完瞭遊戲,還咽下瞭‘硬核’科普?”

  “我選瞭我在現實世界裡沒敢選的答案”

  原本,這隻是一個展示高中生思維方式和創新能力的比賽項目。

  2018年10月15日,高中生翁安志收到趙雪倫發來的微信:“搞CTB嗎?”

  CTB即中國大智匯創新研究挑戰賽(China Thinks Big Project Challenge),這是一項由哈佛大學、清華大學等學校的有關機構面向中學生舉辦的競賽,源自哈佛大學的研究課題展示項目“Harvard Thinks Big”。競賽的優勝者更易被大學錄取。往屆獲獎課題包括“教會老年人使用微信”“改善幹旱地區的灌溉系統”“防止城市盲道被占用”,等等。

  競賽官網上的一句話尤為醒目:“你做過什麼讓世界變好一點的事嗎?”

  翁安志和趙雪的團隊取名“Eroducate”,由“ero”和“educate”兩個詞組成,ero來自英文單詞“erotism”,象征兩性之間的欲望,是團隊的研究領域;educate(教育)是團隊的目標。遊戲名則是“自我信賴”的諧音,他們想傳達“角色命運靠自己的選擇”。

  身為遊戲愛好者,翁安志從其他遊戲中獲得靈感——用真人拍攝的視頻作為遊戲內容,隨著玩傢在遊戲中作出的不同選擇,展開不同的劇情,加強玩傢代入感,營造和主角一起成長的氛圍。

  “遊戲被稱為第九藝術,它能提供給玩傢的不僅是遊戲體驗,還有很多思考,比如在《勇敢的心:世界大戰》裡,玩傢就可以親身體驗到戰爭的殘酷與在戰火紛爭中依然存在的人性。”團隊成員翁安志認為,“或許遊戲不失為一種新穎的宣傳方式,更能讓人接受那些較為死板的、枯燥的知識。”

  在《自我性賴》裡,全是未成年人可能遇到的場景:男孩女孩過早發生性行為,意外懷孕怎麼處理;男男性行為及如何預防性病;女孩的“姨媽期”,以及男女交往間的互相尊重。

  發生瞭無防護性行為的女生發現月經遲遲不來時,玩傢面臨三個選項:“買驗孕棒檢查”“應該沒那麼倒黴,算瞭”“向媽媽坦白”。

  當被告知女友“懷孕”後,男生面臨的選擇是:“和傢長坦白並選擇後續處理”“跟她私奔”“溜溜球”“和女友一起去墮胎”。

  如若玩傢選瞭“私奔”,遊戲中將響起振奮人心的背景音樂,男女主手拉手,在社區花園中忘情向前奔跑1米,然後屏幕黑掉,隻剩字幕浮動——“你和女朋友一起私奔到瞭遠方,並和傢人斷開聯系,由於你們倆都涉世未深,在外生活非常艱辛,最終也隻得搬磚為生。”

  他們為不及時使用驗孕棒的女生設定瞭後果:在傢裡玩跳舞機時,發生瞭意外,被送到醫院時不僅孩子掉瞭,還喪失瞭生育能力。

  “因為我比他們(年齡)要小,所以確實會學到一些知識。”初中生一銘(化名)在同學的推薦下玩瞭這款遊戲後,他表示過早發生性行為這事應該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瞭,“我沒那個膽子”。

  一旦玩傢選擇瞭“種種放飛自我的答案”,遊戲將一鍵轉入到“硬核科普現場”——一間閃著昏暗小粉燈的臥室裡,男女主各自坐在床頭一邊,互不搭理,“作悔恨狀”。

  一位穿著白大褂、戴眼鏡的小哥則彎著身子坐在大床中央,他一手執平板電腦,一手握話筒,一本正經地念稿,講解月經與懷孕的關系,以及如何使用避孕套、如何使用驗孕棒。“如果你發現自己懷孕瞭,一定要和大人溝通,因為你作為未成年人,經歷的世面較少,傢長作為你永遠的後盾,會一直支持你們。”

  《自我性賴》裡有這樣一幕:班上的兩個男孩悄聲議論一個女孩:“哎,你覺得小紅怎麼樣?”“哦呦,我覺得好正哦,嘿嘿嘿嘿。”玩傢切換到女生視角,屏幕彈出三個選項“罵人”“告訴被評論的那個女生並安慰”“告訴老師”。

  正在電腦前玩遊戲的棠羽(化名)毫不猶豫地點瞭“罵人”。

  對應的劇情展開:女孩氣勢十足地站起身來質問:“憑什麼對我們女生指指點點,憑什麼評論我們的身材與相貌?”男孩自知理虧,求饒道歉。隨後,遊戲用一段講解視頻科普瞭青春期的有關知識,也給出瞭如何面對青春期中第二性征發育的建議。

  “我選瞭我在現實世界裡沒敢選的答案。”

  當年,棠羽藏在書包深處的衛生棉總被人翻出來放在課桌上,後桌喊她回頭的方式是拉她的內衣肩帶。為瞭掩蓋發育的身體,她從小學時就習慣保持駝背的姿勢,或者雙臂抱胸。

  其實遊戲並沒有給出那個她曾在現實裡不斷重復的選擇——沉默。“我的事已經過去瞭很多年,我沒法回去讓那些男孩們再玩這個遊戲瞭,我隻能希望現在的小朋友都知道這一點。”她說。

  成年之後,棠羽把駝背扳直瞭,但抱胸的習慣卻無法改變,“看起來有點像拒人於千裡之外”。

  遊戲中的小情侶懷孕後,男孩去找女方父母坦白,臺詞是這樣寫的:“叔叔阿姨,是我的錯,就算你們用皮帶抽我,把我吊在香蕉樹上打,我還是想和她在一起。”

  得知女兒懷孕,母親的背影抖瞭一下,在脫口而出一個“什麼”後,她下一秒就拉住女兒的手,“你先不要害怕,把整件事情和我說一遍”。然後,女孩在父親的陪伴下去醫院檢查。

  “我們相信,父母一定是愛孩子的。”團隊解釋他們這樣安排的原因。

  他們獲準在學校禮堂向近300名師生進行瞭一次遊戲宣講

  決定做一款性教育遊戲,是受到現實的啟發。

  兒童性侵、直播平臺上的未成年母親、艾滋病病毒的傳播……社會上此類新聞讓他們心驚。

  團隊成員趙雪倫能夠舉出很多這樣的案例:“14歲女孩宮外孕,自己到黑診所做人流,結果大出血到需要拿掉子宮。14歲的未婚媽媽,13歲的墮胎少女,有些人甚至拿墮胎當作一種避孕手段,兩個小姐妹嘻嘻哈哈地手拉手相約人流,你問她墮瞭幾次瞭,她說七八次。‘反正不痛的’,她們就會這樣說。”

  一名團隊成員形容:“小學時的生理衛生課,不是自習就是老師帶著學生捧讀。當有人問到艾滋病如何預防時,老師的回答隻有四個字‘潔身自愛’。”

  為瞭讓遊戲更具說服力,他們到學術期刊數據庫裡查閱論文,利用講座的機會向檢察官瞭解性侵案件及相關法律。整個遊戲開發之路如玩遊戲時的“打怪升級”,需要團隊合力“解鎖”。

  他們還在上海一傢“男士分娩體驗中心”感受瞭女性從痛經到分娩的痛苦,男生們痛得呲牙咧嘴,隻能靠暴力揉搓手中的抱枕轉移壓力。“真的覺得所有女性都很偉大,痛感共分為十級,到第五級時就和我被扯到某個部位一樣痛。”翁安志這樣記錄感受。

  上海兩位婦產科醫生到他們所在的中學開性教育講座,他們覺得與自己的項目很有關聯,就在講座結束後向醫生請教,並後續拜訪瞭醫生。

  醫生認為他們的想法執行起來可能會有些艱難,但給瞭鼓勵和肯定。遊戲完成後,他們給醫生發送瞭一個版本,對方的評價是“不錯”。

  在遊戲開發過程中,他們幾乎沒聽過反對聲,沒有人覺得這是件“不該做”的事。

  “我們也都和各自的父母聊清楚瞭,父母都是支持理解的。有需要說服的點,但那個點隻在不和學業沖突、保證學習時間上。尤其在遊戲發佈之後,雖然有些傢長沒有Steam賬號,但他們會看許多遊戲視頻來瞭解支持我們的作品。”團隊成員翁安志說。

  承擔遊戲開發的翁安志強調,遊戲都是在不耽誤學習的基礎上用課餘時間完成的。“我這個人不喜歡熬夜,但是如果是做喜歡的事情可能就會熬夜到一發不可收拾。”

  他從初一開始接觸編程,但在這次實戰中,更多靠的是自學。他將遊戲開發日志發在瞭網上,用他的話講,“你永遠也不知道我在發佈這條日志之前經歷瞭什麼可怕的事情。”

  他為遊戲開始界面設定的是濃鬱的蒸汽波風格。在美學上,這種風格意味著“無實質的浪漫”。畫面裡是粉與藍的撞色、像素風蝴蝶結與磁帶標記,配以動感的背景音樂。有人這樣形容遊戲界面給人的體驗:“好像泡在大澡堂子裡,水汽迷蒙,周圍一圈粉色瓷磚,收音機裡傳來上個世紀的懷舊舞曲。”

  在他們的學校,禮堂演講是一項傳統活動,每周都會有學生通過禮堂演講來交流學術、社團、競賽等經歷。

  因為“覺得這是一件值得分享的事情”,Eroducate小隊也向校方提出瞭申請,最終在學校的禮堂向近300名師生進行瞭一次宣講,介紹瞭這款遊戲的制作初衷和制作過程,還在現場演示瞭遊戲。

  甚至他們的一位老師也專門去下載瞭《自我性賴》,並且還玩通關瞭。

  但在校園之外,這款遊戲的經歷卻沒有那麼順利

  就像遊戲在通關前總要有激烈的終極對決,遊戲的發行成瞭中學生們遇到的除瞭遊戲開發之外的最大難題。

  《自我性賴》這類由獨立開發者創作的遊戲,在業內被稱為“獨立遊戲”,找到願意接收的遊戲平臺是上線的必由之路。

  他們為此折騰瞭一個多月,嘗試瞭國內外7傢遊戲平臺。有些平臺根本沒回復他們,有些直接因“題材敏感”而拒絕。

  令翁安志想不明白的是:“憑什麼某些充斥著巨乳的策略類卡牌遊戲能過審還能上推薦,我這麼一款正能量的,有教育意義的遊戲,全程啥也沒露卻被套上瞭這些枷鎖?”他在遊戲開發日志中引用瞭魯迅那段著名的話:“一見短袖子,立刻想到白臂膊,立刻想到全裸體,立刻想到生殖器,立刻想到性交,立刻想到雜交,立刻想到私生子。”

  《自我性賴》在Steam平臺“成人內容描述”一欄中的介紹是“含有避孕套,避孕藥,驗孕棒等計生用品(單單物品)的直接鏡頭”,但這不妨礙它的用戶自定義熱門標簽有“色情內容”一項。

  這個標簽在主創看來是曲解的。“性教育不等於要擁有性行為的內容,也不一定要擁有色情內容。”翁安志強調。

  據2018年數據,Steam平臺平均每周有多達180款遊戲上架。《自我性賴》上架後,就像一滴水匯入瞭大海,悄無聲息。

  團隊成員的同學以及“同學的同學”,甚至“同學的同學的同學”,都是最早的試玩者。

  這場由同學們自發組成的接力沿著社交網絡傳遞,“因為媒介有趣,內容也有趣,通常一個人甩鏈接進班群後,看見的人又把鏈接甩進其他的群。”一位玩傢介紹。

  不過,截至2019年2月13日,《自我性賴》的官方QQ群還是門庭冷落。

  2月14日,西方“情人節”這天,Bilibili(嗶哩嗶哩)網站知名遊戲博主“小熊flippy”為瞭“換換口味”,發佈瞭一條名為“這款國產性教育遊戲徹底震撼瞭我”的遊戲試玩視頻,用詼諧幽默的口吻向網友介紹瞭他在Steam上偶然遇到的《自我性賴》。

  好奇者湧向《自我性賴》。2月14日,也是遊戲上線一周的日子,《自我性賴》已有超過8.6萬名玩傢下載試玩。20天之後,遊戲官方QQ群成員達到瞭400人。第一個月,《自我性賴》遊戲主頁瀏覽量破百萬,下載量達14萬。

  一位職業遊戲策劃師分析瞭《自我性賴》的受關註原因:一是制作人的特殊性,很多人會抱著“你們這些小屁孩能做出個什麼”的看法試一下;二是遊戲內容的特殊性,完全由真人拍攝完成引起瞭遊戲觀眾的興趣;三是遊戲題材的特殊性,高中生不但不避諱性,還把它做成遊戲,把這件事擺在臺面上來講。

  雖然遊戲“主要面向青少年”,但給出評價的一些玩傢明確表明瞭自己的成年人身份。

  一位25歲的玩傢用9個字概括瞭她所接受的來自傢長的性教育:“點到為止,管不瞭就算”。

  27歲的“查查”是通過遊戲第一次認識瞭驗孕棒,“它原來長這樣啊,這玩意兒的驗孕的準確率居然不是100%?”

  博主“小熊flippy”在試玩視頻中說:“你覺得孩子接受性教育太早,可壞人並不覺得你傢孩子太小。”

  還有網友留言:“性教育要是不主動進行,就要被人被動實施。”

  “我其實很感謝這些高中生做的事,他們開瞭一個好頭。我希望他們能把這款遊戲做下去,做完善。希望有朝一日,等我有瞭孩子,他問我相關的性知識。我就讓他玩這個遊戲,他就什麼都知道瞭。”另一條留言裡說。

  迄今為止,Steam平臺上的402篇評測中有45篇差評,一些好評中也夾雜著婉轉的“但是”。一種觀點認為,從遊戲的角度,“差評”,從性教育的角度,“還可以吧”。

  “的確是開瞭中國性教育的先河。但是,作者真正考慮到瞭社會現狀瞭嗎?並沒有,中國缺少的不是性教育,是正確的性觀念。遊戲不應該主打如何保護自己的性知識?反而去看男女戀人間的事,雖然沒錯,但這我想大傢都懂沒什麼好科普的瞭吧。”一位昵稱為“HD”的用戶說。

  雖然人數極少,但還是有玩傢質疑《自我性賴》隻是一場以“性”為噱頭的嘩眾取寵。

  “我也能想到,這是一款免費的、非專業人士制作的作品,有很多理由可以為這部作品的缺陷辯解,我能理解,但我絕不支持。作為一款遊戲,記住是遊戲,而不是什麼標志,它的各方面都不及格。如果這個東西可以被叫做遊戲的話,我覺得它其實是在消費‘高中生’‘性教育’概念,如果這種遊戲總能得到與之不匹配的關註,很快,這些概念就會被人視作‘劣質’的同義詞。”玩傢“BAS”給出瞭激烈的差評。

  “我們知道媒體和Steamer給予的好評很大程度都是建立在我們的年齡與主題上,以遊戲本身並不能達到這麼高的預期值,在內容上我們會努力改進以獲得大傢對我們遊戲本身的支持與認可。”Eroducate小隊對此表示。

  在2019年3月的CTB總決賽上,他們獲得瞭“young innovator(年輕創新者)”特等獎。

  但遊戲並沒有結束。

  4月10日,《自我性賴》更新瞭第三集,主要談“男女交往之間的互相尊重”。

  第三集的科普環節不再需要眼鏡小哥坐在床上念稿瞭——一傢科普團隊聞訊前來合作,參與內容創作。

  “我從未想過7個高中生能闖出什麼驚天動地的成就,因為我一開始想做的就隻是在我們力所能及的范圍,改善中國社會對性教育的態度。CTB是我們的起點,但不是終點。比賽隻是最開始推動我們的力量。”團隊一位成員說。

  另一位成員則表示:“邁出一小步來幫助改善這個世界總是不太晚。”

  17歲的翁安志說,“從零開始”是一件很有挑戰性的事情,同時也很好玩。假如這款遊戲無人問津,他會感到氣餒,但絕不會後悔。無論如何,他會自豪地對別人說:“瞧,我多偉大,我從零開始做瞭一款遊戲!”

  實習生 徐競然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®盛通彩票™ | 版权所有 | 若非注明 | 均为原创™
㊣ 转载请附上文章链接并注明: 盛通彩票 » 國產性教育遊戲:玩遊戲的同時 學習“硬核”性科普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/shengtongcaipiao/24187.html